<track id="5kazi"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5kazi"><strong id="5kazi"><menu id="5kazi"></menu></strong></pre>

      1. <p id="5kazi"></p>

        <p id="5kazi"></p>
        <table id="5kazi"><strike id="5kazi"></strike></table>
      2. 當前位置首頁 / 行業資訊 / 行業資訊

        行業資訊

        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經濟社會發展的思考

        時間:2022-05-07    來源:中國能源網    點擊次數:0     字體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    打印本頁

               把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1.5攝氏度范圍內的目標已經成為全球共識,但全球范圍內的減碳形勢不容樂觀。我國承諾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、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,向世界發出了加速調整碳中和政策的最強音,體現了負責任大國擔當和發展戰略轉變。四川省委省政府也于近期專門研究部署,聚力發展清潔能源產業、清潔能源支撐產業和清潔能源應用產業,加快推動能源結構、產業結構戰略性調整,大力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,加快把四川建設成為全國重要的先進綠色低碳技術創新策源地、綠色低碳優勢產業集中承載區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戰略支撐區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色發展先行區。如何在推進實現碳達峰碳中和進程中,既降碳、減污、增綠,又確保經濟社會安全有序發展,已經成為重大時代課題。

               推進“雙碳”政策面臨的風險挑戰

               推進“雙碳”政策落地、推動經濟轉型中,中國復雜的經濟社會系統將面臨巨大的改變,綠色低碳轉型伴隨著很大的經濟、金融、社會風險,需要把握好存量和增量的問題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一)對經濟發展的挑戰。一是低碳轉型資本需求較大,所需投資不足。不少權威機構估算,我國低碳轉型投資缺口在數百萬億元。二是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未來收益無法對沖現實風險。其中一個主要的困難就是增加了環境需求之后,能源供應改變的成本提升需要全社會來承受。三是“雙限”(限電限產)和“雙控”的矛盾,將推升減碳發展成本。這個成本包括以煤電為代表的價格成本和“雙限”給企業帶來的時間成本以及失業人員再就業的成本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二)對國家安全的挑戰。全球氣候變暖已是不爭的事實,人類面對的共同挑戰比任何時候都更加現實而嚴峻,抓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已經成為普遍共識并異常緊迫。力爭2030年碳達峰、2060年碳中和既是我們的大國擔當,更是我們突破西方國家“圍毆”、實現戰略突圍,贏得國際政治和戰略主動的重要路徑。碳達峰碳中和戰略,是深度融入國內國際雙循環、提升產業發展新位勢的戰略舉措,是積極搶抓綠色低碳轉型機遇、培育經濟增長新動能的主動選擇和現實需要。跟脫貧攻堅一樣,是一場不能不勝的戰爭。如果我們在這一點上敷衍應付、無所作為,與人類命運背道而馳,必將失去世界人民的支持,在國際上陷入被動和孤立,進而威脅國家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和制度安全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三)對社會治理的挑戰。一方面,煤炭、鋼鐵等傳統能源和“雙高”資產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,可能形成巨量不良資產;另一方面,碳排放約束下的能源供給和價格沖擊,暗藏“類滯脹”風險。拉閘限電,就是轉型風險集中爆發的一個反映,由此造成的個別地方經濟社會混亂局面,反映了實現平穩“轉軌”仍具有很大的難度和困難。如果多類風險階段性疊加,就可能產生難以估量的不確定性。這些都將對社會治理的政策、法規和重點、方式等產生變革性影響。

               當前“雙碳”政策推進中的諸多困境

               (一)全球能源危機已經凸顯??此埔呀涍h去的能源危機,今年罕有地在全球范圍不斷擴大。此次能源危機因素比較復雜,既有疫情導致的全球供應鏈嚴重扭曲,又有全球貨幣大放水對正常經濟循環的沖擊,更有地緣政治沖突導致的經濟制裁與反制裁加劇。正是如此,此次能源危機的背后是多元力量、多元利益的較量,是東西方之間價值觀的大沖突,與能源轉型相關的系列經濟矛盾也在加速暴露和發酵。首先,受到減碳制約的傳統能源領域投資和產出不足,形成傳統能源供給出現問題;其次,風電、光電、水電等新能源比傳統能源更脆弱,波動性遠超預期,加之新能源的技術不夠成熟、產能沒有跟上,造成能源需求缺口無法彌補,可能導致新能源使用占比越高,替代風險就越大。同時,這次能源危機伴隨著通脹,從發達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輸送。供需失衡造成了全球范圍的能源危機。全球能源危機具有鮮明的階段性特點,它暴露了新舊能源轉換過程中秩序的混亂。這加速了能源大變局的提前到來,我們的碳減排面臨著巨大挑戰,而且這個挑戰才剛剛開始,不排除會引發多領域的連鎖反應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二)節能減排基礎不牢?!半p碳”與節能減排、應對氣候變化工作一脈相承。復盤有些省份拉閘限電的過程,有的地方對節能減排工作重視不夠,能耗“雙控”落實不力,簡單的搞拉閘限電;有的行業沒有扎實做好結構節能、技術節能、管理節能,而是寄希望于某種技術一勞永逸解決問題;有的熱衷于打標簽、發牌子,碳中和帽子滿天飛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三)“運動式減碳”客觀存在。通過推進“雙碳”目標,實施能源雙控政策,對能耗企業進行規范,推動經濟轉型是大勢所趨。能源雙控政策全國都差不多,區別在于各地理解、把握中央意圖和出臺具體政策的強度不同。

               推進“雙碳”政策亟待提升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

               實現“雙碳”目標的過程,實際上是經濟與社會發展進行系統轉型的過程,涉及到產業發展、城市化、能源利用、交通方式、消費活動等各方面。實現“雙碳”目標,絕不是就碳論碳的事,而是多重目標、多重約束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,既要態度堅決、堅定推進,又要講究方法、穩妥實施。

               (一)加快確立“雙碳”目標推進的頂層設計。我們的產業升級換代不能再依靠廉價能源已是共識,這是高層從戰略高度敲定綠色發展頂層設計、實現系統性解決的契機。一是穩定市場預期顯得至關重要。國家層面在COP15大會上已經明確將構建起碳達峰碳中和的“1+N”政策體系,勾畫了頂層設計的輪廓。近日,黨中央、國務院印發《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》,對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做出系統謀劃,明確了總體要求、主要目標和重大舉措,系統強調了我國綠色發展的“三步走”目標,分別是“十四五”目標、碳達峰目標、碳中和目標。二是加快立法、加緊規劃、加強監管。法律、規劃和監管是脫碳的主要工具和路徑。碳達峰碳中和應有法律法規,政府規劃和計劃,甚至全球也應當有協調一致的計劃和行動,否則很難實現轉型。三是加快建立生態價值轉換的體制體系、制度機制和模式方式,在政治上動員全社會共同參與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二)系統科學推進減碳進程。首先,減碳不能“單打一”。而應從現階段實際情況出發,堅持“降碳、減污、增綠、增長”四位一體,協同推進。在堅決治理環境污染、生態破壞突出問題的同時,我們有必要也有潛力繼續保持較快的經濟增長。這四個方面都很重要,都要抓、都要硬,不可偏廢,而且這種良性協同機制不會弱化而是有利于降碳。第二,減碳不能“運動式”。實現“雙碳”目標,關鍵是用綠色技術替代傳統技術,是要減少碳排放,而不是減少生產能力,不是降低增長速度,更不是在不具備綠色技術的情況下人為打亂正常供求秩序。第三,減碳不能指標錯位。一方面,節能不等同于減碳,同樣的能源消耗,既可以是高碳的,也可以是低碳的甚至是零碳的。推進“雙碳”政策,是在保障必要能源供應的前提下,通過調整能源結構,用低碳或零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,逐步降低碳的含量。如果能源總量控制不當,制約了應有的經濟增長速度,同樣不符合發展的初衷。另一方面,能耗“雙控”指標,實質上是一個成本控制問題,未必能夠達成降碳目標。為此,建議用碳排放總量和強度控制指標,替代能耗的雙控指標,而將能耗“雙控”指標作為經濟轉型的一個評價分析指標,更好服務于“雙碳”目標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三)積極穩妥加快推進產業結構調整。以節能降碳為導向,堅決遏制高耗能、高排放項目盲目發展,嚴格落實產能等減量置換。同時,大力發展綠色低碳產業,加快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、生物技術、新能源、新材料、高端裝備、新能源汽車、綠色環保以及航空航天、海洋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,推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5G等新興技術與綠色低碳產業深度融合。近期,央行已宣布推出碳減排支持的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,支持清潔能源、節能環保、碳減排技術等重點領域發展,以撬動更多社會資金促進碳減排。這一貨幣政策從實質上宣告,以后刺激經濟不再刺激房地產、老基建和重化工業,改為刺激新基建、新能源、新技術、新材料和數字經濟作為穩增長、跨周期的工具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四)加大能源生產和能源消費調整。國情省情要求必須在不關停傳統產業、不顯著影響經濟和就業的情況下,有效兼顧“減碳”與經濟穩定性,實現減碳發展。一是強化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。嚴格控制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強度,合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。二是大幅提高能源利用效率。持續深化工業、建筑、交通運輸、公共機構等重點領域節能,提升數據中心、新型通信等信息化基礎設施能效水平。三是加快實施節能降碳改造升級,打造能效“領跑者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五)嚴控和限制化石能源消費,積極發展非化石能源。國家嚴控煤炭消費增長,“十五五”將進入石油消費期。這樣的情況下,如何實現經濟突圍,保持強勁增長?一是嚴控煤電裝機規模,加快現役煤電機組節能升級和靈活性改造;加快推進頁巖氣、煤層氣、致密油氣等非常規油氣資源規?;_發。二是實施可再生能源替代行動,大力發展風能、太陽能、海洋能、生物質能、地熱能等,不斷提高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。三是積極安全有序發展核電,合理利用生物質能。四是統籌推進氫能“制儲輸用”全鏈條一體化發展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六)加緊推動碳定價機制的建立完善和高效運行。一是利用市場支撐,發揮碳市場的跨期平滑作用。充分發揮碳市場在碳減排過程中的資源配置、風險管理和價格發現作用,當務之急是在碳核算的基礎上,每個企業都建立碳賬戶,開展碳配額市場的跨期交易,平滑新能源波動對供應的負面影響。二是政策引領,完善基礎設施和投資機制。強化信息披露和統一指標體系、增強綠色投資政策的導向性和強制性。三是先立后破,增強能源政策的時間彈性。秉持理性務實的態度,遵循先立后破的綠色轉型規律和市場規律,在相關能源政策出臺和實施的時間節奏上增加一定彈性,避免一刀切,確保在新能源技術和供給充分的情況下才撤出傳統能源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七)持續鞏固和提升林草碳匯能力。林草碳匯來自森林、草原、濕地和木質林產品四個方面,其中森林是最重要的吸碳器。據測算,森林每增加1立方米蓄積量,可吸收1.83噸二氧化碳,釋放出1.62噸氧氣;用1立方米木材替代等量的混凝土,可減少0.8噸二氧化碳排放。持續增加林草碳匯,不僅是世界各國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行動,而且是我們實現“雙碳”目標最低成本、最為便捷的現實路徑。一是大規模開展國土綠化行動,推進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,加快建設國家儲備林,通過多種形式增綠增匯。二是實施森林質量精準提升工程,推行以增強碳匯能力為目的的森林經營模式,倡導多功能森林經營,持續提高森林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。三是全面保護森林、草原、泥炭濕地及沙區植被,加強森林草原防火和有害生物防治,嚴厲打擊破壞林草資源的違法行為,減少毀林毀草毀濕和土地沙化造成的碳排放。四是完善林草碳匯計量監測體系,探索建立林草碳匯自愿減排交易制度,完善林草生態產品價值核算評估體系,豐富綠色生態金融產品,加快推進林草碳匯交易。

                (八)積極完善“雙碳”推進中的社會治理。人類社會正處于持續發展、廣泛變革、深刻調整的關鍵時期。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:“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,克服了危即是機”。面對“雙碳”推進中的風險挑戰,必須堅持系統治理、依法治理、源頭治理、綜合治理和專項治理相結合,完善黨委領導、政府負責、民主協商、社會協同、公眾參與、法治保障、科技支撐的社會治理體系。通俗點說,就是要抓緊做好一系列的體制機制、法律法規和制度安排,真正實現“整體謀劃、系統重塑、全面提升”,從根本上進行通盤考慮,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上形成總體效應。(完)

        日本动漫十八禁黄无遮挡吸乳_18禁止看爆乳奶头流乳液_美女张开腿露出尿口与奶头的照片_免费av片app